首页 > 房产家居 > 房产动态 > 正文

南昌icl手术价格,南昌icl手术副作用,南昌icl和飞秒哪个好

南昌icl手术价格,

20170209040638694

  2016年底刮起的监管风暴使得文交领域大部分经纪商处于慢性、持续失血的状态。部分经纪商于是被迫采取各种手段募集资金。时至今日,由于当初的承诺迟迟未能兑现,资金募集项目亦出现了信用危机,其中甚至包括原本被业内视为“稳赚不赔”的一级市场配票。

  近日,多位投资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反映,2016年底,其与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安谛克文化艺术品运营服务平台(以下简称“上文安谛克”)旗下的经纪商上海邮格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邮格”)订立“投资合作协议”。投资人以现金形式认购由上海邮格上市并管理的“邱玉林艺术紫砂壶系列”(以下简称“紫砂壶”)等组合产权品种。自订立协议至今已有半年时间,而“紫砂壶”迟迟没有上市,投资款项亦没有返还。投资人甚至怀疑:上海邮格由于资金链紧张而“虚设项目非法集资”,上文安谛克则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

  对此,上文安谛克回复称,上海邮格确实曾将“紫砂壶”提交平台审议,但由于价格因素等被平台退回方案,要求修改。之后,平台不再掌握该产品的情况。邮格方面则称,由于政策限制,预定上市品种未能上市,作为主力票商,他们也深感煎熬。然而考虑到邮格与投资人订立的协议约定投资周期为1年,目前尚未到兑付时间,还需观望政策变化。“既然签了保本协议,到期后,我们砸锅卖铁也会把本金还上的,”该公司一位负责人这样告诉记者。

  消失的“紫砂壶”

  西安投资人王先生告诉记者,他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上海邮格法人李剑。并在对方不断地劝说下,参与了这场由上海邮格主导的“紫砂壶”认购活动以及由上海邮格担任“战略投资人”的多个邮币卡品种的交易。他先后总计投入人民币59万元,并为此抵押了其唯一的住所。由于上海邮格方面至今未归还本金,他面临着巨大的还款压力。

  王先生同时向记者出示了其与上海邮格订立的“投资合作协议”(以下简称“协议”)。“协议”显示,“紫砂壶”项目投资总额为4100万元。项目预计将按“把”为转让单位,以20个式样为一系列,按系列交割提货。该项目预计首次发行2万把,发行单价1000元/把,发行市值约2000万元。投资人所占项目权益的份额将以其投资额与项目总投资额之比确定。

  在收益分配方面,“协议”执行的是保证本金、阶梯分配利润的分成方式。“协议”第6条规定,“乙方(邮格)确保甲方(投资人)的本金安全,如有损失乙方需在合同到期后七天内补齐,以乙方在上文安谛克的资产作为保障”。同时,“协议”还规定,原始利润100%以内的部分,双方五五分成;原始利润100%至200%的部分,甲四乙六;原始利润200%至300%的部分,甲三乙七;原始利润300%至400%的部分,甲二乙八;原始利润400%以上的部分,甲一乙九。

  值得注意的是,“协议”项下全部条款均是基于“紫砂壶”顺利上市的情况而定,并未对“紫砂壶”未能上市的情况下就本金返还、成本分摊及风险处置作出约定。在顺利上市的情况下,“紫砂壶”项目的“合作期限”为24个月,自协议签订之日生效。对于可能产生的损失,上海邮格与投资人约定,“如果发生政策性等不可抗力产生的转让账户损失,乙方不承担相应的风险,并不保障本合同到期时甲方的本金安全”。

  除王先生外,多位投资人也向记者反映了类似情况。无锡投资人周先生及其亲友向上海邮格主导的“紫砂壶”等上市项目投入的资金高达150万元;同时还参与了二级市场交易。在上海邮格担任票商的二级市场中,周先生及其亲友投入500多万元,目前亏损高达80%。“我们至今都还没有抛售这些票。这些票一路涨,邮格一路让我们买。用持仓配售之类的活动吸引我们,阻止我们抛售,”周先生说。目前,上海邮格陆陆续续地返还了部分一级市场的资金给周先生,但尚未结清。

  钱去哪儿了?

  对于“紫砂壶”项目资金的去向,各方各执一词。而文交所独特的组织方式,则进一步使该问题复杂化。

  据接近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的内部人士透露,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旗下拥有37家经纪中介服务会员。其采取的是产权转让会员代理制。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本身不设电子盘,且尚未开展邮币卡或批量艺术品组权的交易。37家经纪中介服务会员则通过加盟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租借”后者的牌照及资质开展上述业务。不过,经纪中介服务会员上市新品种需提交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进行评审,评审要点包括组权的艺术收藏价值、上市价格及时间等。在经纪中介服务会员之下,则有类似上海邮格这样的二级经纪商。而且,二级经纪商往往同时在好几家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旗下的经纪中介服务会员开展业务,有时甚至在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以外的平台上担任战略投资人或票商。

  仅以上海邮格来说,有投资人反映,该公司就同时是上文安谛克、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沙丘文化商品运营服务平台(以下简称“上文沙丘”)及南京金陵文化产权交易中心(以下简称“南京金陵”)等多个平台的战略投资人。这种“一对多”的加盟模式无疑为资产腾挪和转移提供了便利。

  鉴于“紫砂壶”原定于上文安谛克上市,记者首先就这一情况采访了上文安谛克。上文安谛克企业主体上海红上红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法人康健向记者表示,上海邮格确实曾经与上文安谛克签署了相关的产品上市服务协议,但上文安谛克仅仅作为保荐方参与这一项目。

  “样品送来以后有两个问题。一是价格没有在上海文交所的评审中通过,上海文交所对产品本身的收藏价值没有异议,但认为定价偏高,我们把这个结果通知了上海邮格,要求它修改价格,我们今后还可以再提供上市的服务;第二个呢,他们(上海邮格)后续生产也没有进行。之后,这个协议就作废了,我们也把收取的服务费退还给邮格了。”康健说。据其表述,上文安谛克已不再掌握“紫砂壶”项目的情况。

  王先生则告诉记者,他曾与李剑就“紫砂壶”项目本金退还进行了多次磋商。李剑在电话中表示,“紫砂壶”确实没有上市,投入的本金已被其使用在了其他地方。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邮格与投资人签署协议进行二级市场操作的平台可能涉及南京金陵文交所。江苏投资人徐先生向记者出示了另一份协议。在该协议中,徐先生投入资金200万元,用于“在金陵文化产权交易中心就该中心相关文化产品进行投资并开设相关交易账号”,投资期限为2016年12月至2017年7月,该协议同样保本。据徐先生反映,虽然合作期限已过,但上海邮格方面至今未进行收益分配或返还本金。李剑向他表示,投向南京金陵的资金已亏损殆尽,上海邮格没有资金补偿他的损失。

  对于上述情况,李剑及上海邮格的另一位黄姓负责人向记者表示,邮格与投资人签署的保本投资协议期限均在1年以上,目前尚未临近兑付时间。“紫砂壶”项目确实由于政策急停的原因中止上市。

  资金究竟去哪里了?谁来保证投资者的资金安全?对于上海文交所旗下平台及经纪商的投资纠纷,本报记者将进一步调查核实。

编辑:张晓云
相关阅读
0